守夜人

难得有情知己 定然许多欢喜

风月(戴坤)3


富家女知道了他要去北京拍广告,非要弄什么饯行宴,喝着喝着整个人都快黏到他身上。

导演就更有意思,非觉得他能接爱奇艺的广告是身后有人了,开始跟他勾肩搭背猜拳,说什么“苟富贵莫相忘“。

小编剧一直很惆怅,也没心思帮他挡酒。

戴景耀在桌上转圈敬完了酒,回房就吐。

他酒量袖珍,吐完又一阵干呕。扶着洗手台洗了把脸,抬头在镜子里看见一个人,脸上挂着水,很狼狈的样子。

他记着明天就要去北京了不能喝太多,结果可能还是有那么一丁点难过。

蔡徐坤这个名字从他自己嘴里吐出来的时候,像是蹭地划了一根火柴,火苗隐隐冒上来,燎灼着揪在心上的那根绳子。烧的慢,但架不住难受。

他确实是喝多了,眼前东西都在转,看见了十六岁的蔡徐坤,头发软软,笑得轻巧。

他倒在床上缓了缓神,踢到脚边一个袋子,是拜托小赵采购的东西,搁在了他屋里。

是给坤坤的东西。

戴景耀又直起身子,挣扎着下床拎一个纸箱往里拾掇。他听说了ikun那些小姑娘的应援,竟然给他送辣条跟西瓜,是疯了吗。

年前他本来去了一趟兰卡威,给他带回来了很好吃的巧克力,可惜放到了家里。现在再拿,肯定是来不及了。

戴景耀琢磨着,有点生气又有点委屈。

有很多时候,刷微博时看到粉丝发来的私信,才知道一点点关于他的消息。

都是心思敏感纤细的小女生,说着坤坤参加比赛有多不容易,说要是戴戴你也去参加该有多好啊。现在坤坤比赛里的cp都一大箩筐了,真的讨厌。

下面跟一张戴景耀的表情包,上书几个大字:来自正室的蔑视。

还看到了外网,可能是南韩小姐姐,热情洋溢的留言。

说,你就是大陆,就是国家。

你就是来打乱我,又来拯救我的人。

现在的小姑娘,一个个还真是会撩啊。

你就是来打乱我,又来拯救我的人。

戴景耀喃喃重复着这两句话,慢慢仰倒在床上。

窗帘没有拉紧,对面楼上有灯光一束,恰好被拢进来,又斜靠在枕边,姿态亲昵,像情人。

戴景耀伸手握住那束光,又垂下手来。

 

张PD最后还是放了他回去。在外面站了半晌,终究没说什么,虽然一腔反对都在没松开的眉头里写满了。

回去路上撞见了卜凡,大概是刚被科普了戴景耀是谁,挤眉弄眼地说坤哥,可以啊,有肉吃还不忘了原来兄弟,佩服佩服。

蔡徐坤困倦到要死,硬撑着听他说完,附和两句,又接着往前走,感觉自己的心情像强打精神听npc走剧情的玩家。

好容易回了寝室,妆也不及卸,直直栽在床上。

本来周锐和昊弟正在飙唱功,见他实在是累,默默转移阵地去祸害别的寝室。临走前周锐还叮嘱一句,“导演让你明天四点起来去一楼集合,别误了。”

蔡徐坤在床上挪了挪,表示听到了。

门咔嗒响了一声,笑闹的声音顺着走廊听不清了,蔡徐坤才有心思想想最近的事。

连心脏跳一下都觉得累啊累啊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。

也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见戴景耀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蔡徐坤难得没有赖床。

他甚至比定的铃还早醒了几分钟,轻手轻脚溜出宿舍。

整个楼道静悄悄,只有乐华他们那个屋灯亮着。推开门的时候看见justin狼吞虎咽吃着杯面,范丞丞还窝在床上哼哼唧唧,朱正廷倒是看不见。

“呀老大!你咋这么早?”范丞丞一个咕噜从床上弹起来。

蔡徐坤清清嗓子,“正正呢?”

朱正廷从洗漱间探个头出来,嘴里还含着牙刷,“坤坤?咋啦?”

蔡徐坤莫名有些紧张,“那个”,他咽了口唾沫,“你能给我化个妆吗。”虽然混迹舞台也有些年了,他确实不怎么和那些瓶瓶罐罐粉粉刷刷看得对眼,化妆这个技能至今没有点亮。

朱正廷就乐了,“坤坤?你今个怎么了?’

Justin在旁边含糊着说哥哥你别折腾了,等开始拍摄了不还得卸了重弄嘛。

蔡徐坤不吭声,可怜兮兮地瞅着。

朱正廷看不得蔡徐坤那幅模样,叹着气抄起化妆包,一边在他脸上涂涂抹抹,一边嫌弃。

蔡徐坤你这张脸太讨厌了。你看看你那个睫毛,我的睫毛膏在哭泣你知道吗,因为它被抛弃了!

奶奶的,你这鼻梁让我怎么打高光,打上高光你鼻梁都要戳破天了!

今天也是骂骂咧咧欺男霸女的乐华一霸朱正廷。

“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?你不是天天顶张素颜晃悠吗,欺负人家化了妆也没你好看。今天怎么这么想得开,”朱正廷突然就问了那么一句。

蔡徐坤抿了抿嘴,没说话。



蔡徐坤千想万想,也没料到就这样和戴景耀见了面。

北京三月,又是清早,气候不近人情。打着入了春的名义,内里裹着冰碴。

他刚下大巴,有点晕车,又困,怏怏的。范丞丞跟在他身边,也蔫,打着哈欠说坤坤你得精神精神,一会我姐到了咱就开荤了。

朱正廷在后面捣他一拳,“范丞丞你是想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脂肪肝被退赛的选手吗?”

范丞丞愁眉苦脸,说队长啊你是我亲队长吗。

蔡徐坤看他吃瘪看得有意思,就跟着损。

一行人吵吵闹闹推开门,一股冷气呼地就涌进去。

蔡徐坤一眼就看见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。

丞丞窜进门就直奔暖气,嚷嚷着冻死了冻死了,justin揪着他卫衣帽子跟在后面。

远远的,那个人立起身来,还冲他笑了笑。

他就僵在了门口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

朱正廷被他挡在门口,万分疑惑地戳戳他,低声问,坤坤,你怎么不进去呢。

蔡徐坤有点懵,赶紧闪开路。

戴景耀长手长脚的,戳在他跟前。瘦了好多,好像又高了些,换了顺毛的发型,看着蓬蓬的很暖和。笑起来还是一样好看。

他低头笑笑,去拉他的手,冰凉凉的,就捂在自己手里,呵了口气。

“坤坤”,他说,“你还没吃早饭呢?想吃什么?”



【写到一半卡了壳,我巨轮,帮我接了一段。

但是跟我后面剧情线接不上了,很遗憾不能用。

单放出来看看吧。

我巨轮才是真太太呢。看魔道的可以逛逛她主页,买定不赔。 @六安 】

他酒量一直不好,吐完了之后更是晕晕乎乎。勉力挣扎着洗完脸,抬头后眼前的一切都飘飘然旋转起来。在酒精制造的虚幻中只有他和他的狼狈是如此真实,让人无法忽视的真实。

戴景耀听见有风从窗外卷过去,然后他周身就觉得冷。

有人敲门。

镜子里的人往门口看去,显出一张依然温和好看的侧脸,习惯了笑容的嘴角仍然上翘,只是此时此刻的笑容未免不够甜蜜又显得无力。

不知道是谁在敲门,戴景耀也不想去理会,对着镜子慢慢弯起嘴角,好像又是平时的模样。

好累啊,他心里想,但是明天有重要的人要见,所以,所以眼睛再弯一点会不会更好呢?得笑得更好看一点才行。

敲门的声音没再响起来。

洗手台和顶灯开关之间的距离从来没有这么长,像无人陪伴的跋山涉水。

他一头栽进被子和枕头里。不知道是谁这样粗心,拉上的窗帘两块深色布料之间留着一道缝隙,对面楼上的灯光正好照进来。

戴景耀抬起小臂,五指一握将那束光抓在手中,他原本是看着这光的,只是眼皮越来越沉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。直到他朦胧睡去时,他的手臂才失力倒下,而嘴角却在深黑色的阴影中渐渐上扬,停留在刚才镜中他看见的,最完美的弧度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我就不懂你们了,为什么追一个虐文这么起劲。

下章还没想好怎么写。

【划重点】想看戴坤再跳一次双人舞吗?

整个舞台都黯淡,所有光都聚在你身上,而我只能看见你的那种。

 

 


评论(45)

热度(2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