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夜人

难得有情知己 定然许多欢喜

风月(戴坤) 4

 

蔡徐坤辗转了一晚上,满肚子想说的,可真的戴景耀站在他跟前了,他又一句话也憋不出来。

戴景耀轻轻地搂了搂他。他其实是长高了些,但脑袋还是能刚巧窝在戴戴的颈窝里。好像他们连长高都用的相同幅度,拥抱的姿势与上次见面时分毫不差。

他忍不住蹭了蹭,声音软软的,说,“戴美美你是不是又长高了,真是的。”

戴景耀低低地笑起来,“你也高了呀坤坤”,像在哄小孩。

他拉着他往里走,边说,“我让人买了早点。你看着可不大精神啊。”

工作人员刚嘱咐过等嘉宾都来了就开机,乐华几个孩子坐在沙发上等着,面前桌子上摆着戴景耀带来的早点,粥还冒着热气。见戴景耀拉着蔡徐坤过来了,坐直了身子显得很乖巧。

朱正廷鞠躬说前辈好,我是乐华的练习生朱正廷,范丞丞和justin也跟着鞠躬,一句前辈好参参差差,说成了三重奏。

戴景耀被吓了一跳,笑着摆手说没有没有,不要这么客气,你们就跟着坤坤叫我哥哥就好啦。

蔡徐坤从后面拧他腰上的软肉,“你说什么?我什么时候叫过你哥哥?”

戴景耀捉住他的手,拉他坐下来,好声好气说:“好好好你是哥哥,快吃饭吧坤坤哥。“又对几个小孩笑,”来吧都吃点东西,你们坐大巴跑这么远也辛苦呀。”

这么好看一个大哥哥,还脾气好,就很容易博人好感。

蔡徐坤很自在地靠在戴景耀身上,捧着粥,眼睛滴溜溜转。平时只见惯了朱正廷欺男霸女,丞丞两个也不是什么好茬,乍见他们这么规矩,倒很新鲜。

他想着想着,就咬着吸管哧哧笑起来。

他和戴景耀咬耳朵,仗着朱正廷几个不敢在戴景耀面前把他如何,数落自己如何被欺负,饭也吃不饱,还有人抢他汉堡鸡腿。

他絮叨叨,戴景耀就含笑听,知道他怕是恶人先告状,话有八分不可信。但还是认真听着,侧脸线条柔软,瞅着好看得紧。

戴景耀的好看,是和蔡徐坤完全不同的好看。

蔡徐坤美得太锋利,他生了一张罂粟花的脸蛋,无端令人想犯罪。戴景耀就不一样,戴景耀的笑没有攻击性,是六月里的风,牡丹亭的戏折子,是深夜路灯下缱绻的接吻。

戴景耀笑得温柔,是要让人溺死的。

 

他告完状了,戴景耀很自然地揉揉他翘着的头发,教训说,好好吃饭,就你话多。

蔡徐坤拍掉他的手,“不要动我发型,很烦欸。”

范丞丞和justin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眼神。

朱正廷正襟危坐维持自己队长的光辉形象,内心也波涛汹涌。

夭寿啦!大厂第一社会老大坤哥卖萌啦!眼要瞎啦!

竟然还有人敢揉蔡徐坤的脑袋而并没有被打死,justin对这个好看的哥哥佩服得五体投地。论大厂里的食物链,卜凡是很吓人的,但是他比不及胡巴,这两个纵横大厂靠的是武力值,而蔡徐坤,并非凶巴巴,却更甚。好东西,谁不尽着他,他若想吃什么零食,尤长靖都会忍痛抠出来给他。

王子异算是和他关系顶好的了吧,也只是端着温柔的声音奉些不敢逾距的关心。

他是玫瑰。若你走在沙漠里,手里紧紧攥着一瓶水,他在路边,摇摇花瓣娇滴滴地说我渴了,你都会毫不犹疑把最后一滴水倾给他的,那种美。

若是他心满意足了,对谁笑一笑,那是了不得的。

却想不到,原来也是有主的。

 

蔡徐坤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。

看见戴景耀,闻到他的鼻息,他觉得安全。

坐在化妆镜前,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,这样浪费时间,浪费得让人喜欢。

戴景耀还是那个戴景耀,就很好。

很久没有过了。

导演过来讲拍摄理念,问他俩有没有什么想法,主题他们自己定,自主发挥空间倒是很大。蔡徐坤想了想,转头问戴景耀,“戴戴,我们跳舞好不好?就,下雨的日子那个,双人舞。加上灯光,拍出来会很好看的。”

他今天心满意足,难得的怀旧和柔软,浸泡在暖黄色的回忆里,眼角都是羊毫勾勒出,白描似的温润。

戴景耀犹豫了一下,笑着说,“你再想想别的?”

戴景耀是不会拒绝他的。

“你知道ikun她们,特别想看我们再跳一次舞嘛。还有你的西瓜呀。”蔡徐坤说。他隐约有些不安。

戴景耀手上一只眉笔转来转去,没说话。

蔡徐坤察觉到了不对,焦躁地抿了抿唇,“戴景耀,你不想和我跳舞了,啊?”

“怎么可能呢坤坤。”戴景耀笑笑。

蔡徐坤看着却觉得敷衍。

“我若知道,就不叫你来了。”沉默了一下,蔡徐坤站起身来,说了这么一句。“我以为你还是戴景耀呢。”

 

外面的风凉凉的,蔡徐坤心里很有些委屈。

“坤坤”,戴景耀跟着出来了,在后面叫他。

蔡徐坤没作声。

戴景耀叹了口气,解下围巾给他裹上。

“戴戴”,蔡徐坤吸了吸鼻子,“我觉得你可能不是不想和我跳舞吧,但是为了什么,我真的不知道了。”

他可能是被外面的风一下子打醒了,从两年前的一个梦里。

蔡徐坤不是两年前的蔡徐坤了,那戴景耀凭什么还是两年前的戴景耀啊?

他们都在独自跋涉,本来可能是想在顶峰相见,结果走着走着发现,他们爬的根本就不是同一座山。

戴景耀笑着,想摸摸他的头,又慢慢垂下手来。“坤坤,我已经跳不了这个舞了。”

蔡徐坤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
他没想过。

怎么会?

也是。他已经二十五岁了。

一点点酸涩翻上来,要把他淹掉。

戴景耀体贴地等他消化这个消息,耐心地为他紧了紧围巾。

蔡徐坤在裹住自己的围巾里,隐约闻见一丁点烟味。

蔡徐坤皱了皱鼻子,“我闻到烟味了戴景耀。”

戴景耀的动作顿了一下,“是吗?”,他闻了闻自己,“我还洗了澡换了衣服呢,原来还是有味啊。”

他笑得羞腼,蔡徐坤却莫名难过。

就算藏起来了烟味,本来他眼底的疲惫也是藏不住的。

 

“我还是想跳这个舞。”蔡徐坤扬起头,很固执地讲。“我一个人跳,没有关系的。你在旁边给我弹钢琴,就行了。”

他看起来像落了水的小老鼠,肚皮湿淋淋的,鼻头也是。连胡须都很落寞地垂着。

戴景耀却明白了,无声地叹气,“坤坤,你也累了啊。”

“我要跳这个,是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支舞了。”蔡徐坤自顾自说,并不搭理他。

戴景耀说,嗯,好。


你拼命长大,在我这里却还是个孩子。

也没有关系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更文很慢,就很抱歉。

下一章就完结了吧,也许大概。

 


评论(15)

热度(19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