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夜人

难得有情知己 定然许多欢喜

风月(戴坤)6

蔡徐坤是不抽烟的。

这支烟,还是他嗅到戴景耀身上隐约的烟味后,翻他包没收来的。

星动的时候,他十七岁,他二十二岁,没觉得有什么差,都是花苞一样的脸蛋。才两年而已,他十九,他二十四了。突然就体会到,噢,差了五年啊。

五年,原来是这么多的。

可以让一个人学会抽烟学会喝酒学会人情是非,让一个人不悦却不得不耐着性子接不想接的电话。

他伸手拔了塞子,烟丝混在水里,打着旋流下去。

戴景耀对着手机说的那些似是而非的情话,却在他这里打着旋,怎么也下不去。

 

拍摄结束的时候夜已经深透了。

临时充当经纪人的小姐姐说,都这么晚了,明早再回大厂吧。

下一秒xxj的狂呼声几乎掀翻屋顶,震碎摄像机。

“坤坤!我们去吃大餐吧!”justin兴奋得脸都红了,“丞丞说他姐姐请客!”

小姐姐声嘶力竭地喊早上五点集合别忘了,也不知他听进去几分。

蔡徐坤瞅了眼正在和助理说话的戴景耀,摇了摇头。“我困了”,他咬着嘴唇软软地说,“再说了,我也不饿。”

Jusin耸耸肩说好可惜喔,拉着范丞丞跑远了。

范丞丞还回过头来,冲他笑了笑。

 

“走吧。”戴景耀走过来。

“去哪?”蔡徐坤窝在沙发里,仰起头问他。“去找家便利店吧”,他自问自答,“我有点想喝酒了。”

酒是蔡徐坤进去买的,帽子围巾口罩穿戴得严实,活像要抢劫。

他拎了几听啤酒,还顺手买了包烟,扔在戴景耀怀里。

戴景耀坐在马路沿子上,接了烟犹豫了犹豫,没拆开,塞在兜里。

两个人喝着酒,不怎么说话,倒是谁也没提白天的不愉快。

可能三两点吧,风不大,却架不住冷飕飕的,把云都鼓跑了,北京的天少有这样干净的时候。

摄影棚地方挺偏,靠着公路,远远能听见大卡车跑过,轰隆隆地响。

戴景耀这几年喝得多了,喝酒就像喝水一样没什么滋味。但他天生酒量浅,喝水也得醉。

蔡徐坤知道的。他不动声色。

戴景耀喝多了,脸红红的,捏着他的脸蛋说,坤坤你太瘦了,你要多吃点。”

蔡徐坤挥开他的手,“戴景耀你太胖了,你匀我两斤肉。”

戴景耀就说,哎坤坤,我给你放首歌好不好。

蔡徐坤懒懒的,没搭腔,就挪了挪身子靠的很舒服。

戴景耀就掏出来耳机给他放歌。钢琴曲,听着很耳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来名字的那种。

“罗密欧与朱丽叶。”还没等他开口问,戴景耀就说。“理查德克莱德曼的。咱们以前跳舞还练过他的曲子,记得不?”

蔡徐坤不好意思说自己不记得了,就又挪了挪身子,损他,“你这是在装高雅吗”

“这个真的好听“,戴景耀轻轻拽了拽他散下来的头发,”你这个人就是,俗,你知道吗,这个多好听啊。一听就是写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对不对。”他划开手机屏把歌又从头播,“你听听开头。就像他俩的初遇,夏天的晚上,可甜可甜了。”

“可甜可甜了~”蔡徐坤捏着嗓子学他。

戴景耀被他笑话了,也不生气,笑嘻嘻说,“你猜猜我为什么这么厉害。”他也不等蔡徐坤损他,赶紧说,“我拍戏的时候你知道吗,有一个让我演吸血鬼的,吸血鬼得贵族范呀,就在一个大宅子里面,喝着红酒,听着点高高雅雅的音乐。那会好多场戏就这么装,听多了就稍微懂了点。”他加重了稍微这个词,听起来倒很得意。

蔡徐坤心里一动,突然明白戴景耀是在跟他说自己这样也很好,在叫他不要担心。

原来这个傻子,给他放钢琴曲,得意洋洋说自己多厉害,就是想告诉自己他过的很好,可能也不是特别好,但还不是要他担心的程度。就为说这一句话,兜了这么大个圈子。

蔡徐坤快被他给气笑了,心里面又有点难受。

他把戴景耀灌醉了,本来是想听两句真心话来着。

 

他站起来扔空掉的罐子,十几米开外,垃圾桶斜在一盏路灯下面,旁边还堆了两盆没人要的小花。

“你吃不吃东西?嗯?吃不吃东西?”他刚折回来,戴景耀就扯住他拉他坐下,”我看你可太瘦了。”

蔡徐坤忍不住了,轻轻踹他一脚,“你这回见了我就一直说这一句,你想让我撑死吗?”

戴景耀敞开羽绒服把他裹进去,下巴磕在他头顶,没说话,笑声毛绒绒的。

他怀里暖呼呼的,让人想睡觉。

“我好像个流浪汉”,蔡徐坤在他衣服里偏过半边身子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嘟囔。

过了一会儿,戴景耀摸出手机瞅了眼时间,“该往回走咯,这个点回去,刚好直接上大巴。”

他站起来去拽蔡徐坤,还盘腿坐在马路沿子上的人明显不高兴了,两手揪住他袖口,拧着劲就不肯起来。

戴景耀使劲拽他,“看你懒得,难道还想让我抱回去吗?”

蔡徐坤把脑袋从围巾里探出来,咬着下唇哧哧地笑,“戴景耀,看不出来啊,你懂的还挺多” ,一片昏暗里就他一双眼亮晶晶的,滴溜溜的,斜着眼瞅人的样子狡猾得很。

让他那双眼瞅的呀,任谁都得化了。

天蒙蒙亮了,他们往回走。早上冷,看见路边停着招客的出租,蔡徐坤就死活走不动了。

最后小孩儿把自己整个人揣在厚厚的羽绒服里,就着戴景耀的手啃一个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。戴景耀手边搁一杯热豆浆,喂两口哄着喝一口。

“你不知道,我有四个月没吃到过煎饼果子了。“蔡徐坤嘴里塞得满当当,还要腾出空来委屈。

司机大叔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瞄一眼,再瞄一眼,满满都是对世风日下的唏嘘。

 

他到得晚,被等在车边的小姐姐迎头一个爆栗。

朱正廷手里拎一盒快餐,正想着他没吃早饭,迎面就看见他从出租里钻出来,嘴里塞得满满的,手里还有没喝完的豆浆。

“啊对了,我还给你带了点东西过来”,戴景耀跟在他后面下车,”挺大一箱子。我给你搬上去?”

“算啦”,蔡徐坤摇摇头,笑得特甜,“围巾送我了啊。”

转头抱着箱子吭哧吭哧上车了。

 

送走了蔡徐坤,戴景耀挑了张合照,认真地给蔡徐坤修了图发微博。

“今天去见我们坤坤了=)”

底下评论一片鬼哭狼嚎。

哭着求发糖,哭着说我又相信爱情了,哭着说戴戴你终于记起来大明湖畔的坤坤了。

戴景耀看了一会儿,靠在车后座上阖上眼。


回来的大巴上蔡徐坤他还是一个人坐着,上了车郑重其事先把大纸箱子摆在旁边座位,一路靠着摇摇晃晃,特别心安。临下车,竟然还来得及给戴景耀的微博点个赞。

点完赞感觉圆满了,要不是马上到了恐怕还要安安稳稳睡一觉。

迎面过来了人,看见他怀里抱着的大纸箱子,就调笑说,呦,这又是粉丝送的啊?这么体贴?

蔡徐坤听着舒心,笑容甜得都勾人,说,“昂。”

顿了顿,又补充,“超级大粉丝。”

进了屋手机上交,竟然还甜甜笑着跟工作人员小姐姐说了声谢谢。

衣服里揣着戴景耀写的信,还有满满一兜糖。

想了想,笑得更甜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终于写完了!

本来上一章就是结尾了,有小可爱要小甜饼番外。

就强行HE(微笑)

可能会有一个丞丞视角的番外吧,谁知道呢。给丞丞戏份太少,心中有愧。

评论(15)

热度(164)